座驾太惹眼

2019-12-31 04:38栏目:历史人物
TAG:

公元1578年4月,也就是明神宗万历六年,首辅张居正离京,回湖北江陵老家。这一次奉旨还乡,是为他一年前逝世的父亲办理丧事;谁都有死老子的时 候,但死了老子,竟劳动皇帝操心,是绝无可能的。冲这一条,张大人此行,可谓极其风光体面,极其耀武扬威。据黄仁宇的《万历十五年》,为这台公车开道的, 除了肃静回避的仪仗队,还有:“随从的侍卫中,引人注目的是一队鸟铳手,乃是总兵戚继光所委派,而鸟铳在当日尚属时髦的火器。”

图片 1

最叹为观止者,是他此行的座驾,称得上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公车。黄仁宇对这台特制的“巨无霸”有过一段不失幽默的描写:“张居正这一次的旅 行,排场之浩大,气势之烜赫,当然都在锦衣卫人员的耳目之中,但锦衣卫的主管者是冯保,他必然会合乎分寸地呈报于御前。直到后来,人们才知道元辅的坐轿要 三十二个轿夫扛抬。内分卧室和客室,还有小僮两名在内伺候。”明人沈德符的《万历野获编》,也感叹这台“巨无霸”之壮观:“又造步辇如斋阁,可以贮童奴, 设屏榻者。”

明、清以来,官员的交通工具为轿,二人抬者曰“肩舆”,四人抬者曰“软轿”,通常所谓的为“八抬大轿”。尤其明朝,对公车使用有极其明确的限 制,在《明史·舆服志一》里可以看到:“弘治七年令,文武官例应乘轿者,以四人舁之。违例乘轿及擅用八人者,奏闻。”依此制度,张居正的车肯定超标。不 过,作为内阁首辅兼皇帝老师,他有资格不在乎,加之奉旨回乡料理父丧,他有本钱搞特权。更何况锦衣卫主管,相当于“克格勃”首脑的冯保,跟他非常之铁,自 然隐恶扬善。所以,由京城出发,在真定换乘这台由知府特为他供奉的既舒适,又宽敞的“巨无霸”,一路往南,经一千多里的行程,到达湖北江 陵。全城人都拥到关厢,欢迎衣锦荣归的首辅,无不希图一睹风采。然而,坐在轿中的张居正,影影绰绰,老百姓是看不到真容的。不过这台“巨无霸”座驾,着实 让他的家乡人开了眼。

图片 2

普通的八抬大轿,总重约200-300公斤,每个轿夫承重40公斤左右;依此制度,张居正的座驾,至少要有1吨至1吨半的自重,否则,不可能分 卧室和客室,不可能载有两位服务生,不可能载有必不可少的厨卫设备。在中国,座驾从来是官员身份的标志,过去,轿越大者官衔越高,如今,车越好者级别越 高。从老北京胡同的宽和窄,也可判断其中住户富贵和贫穷,权势和卑贱的程度,凡有王府,官邸,俗谓大宅门者,胡同不得狭于一丈,就是为了方便前 四后四的八抬大轿进出。京城有民谚云:“东城富,西城贵,南城贫,北城穷。”因此,东、西城胡同多半宽敞,南、北城胡同大都狭窄,都因轿的出入而形成的。

张首辅乘坐的是前八后八,左八右八的三十二抬“巨无霸”,所以由真定起驾,也是有其道理的,第一,在北京城里,怕有的路段未必转悠得 开;第二,京城人多嘴杂,张居正不想招摇过市。但是,明朝中后期,政治腐败,举国贪渎成罗;官吏无能,唯知横征暴敛。因此首辅此行所经河北、河南两省驿 道,全程是否都能保持四米宽度,是大有疑问的。后来,有一位名叫杨四知的御史,在参劾张居正的奏折里,说他“归丧沿途,五步凿一井,十步盖一庐”,自然是 落井下石的夸大之词;但地方官员为了这台“巨无霸”顺利通行,增派民夫,拓展路面,动用工匠,加宽桥梁,以讨好元辅,自然是少不了的。

图片 3

据黄仁宇文:“他从阳历四月中旬离京,七月中旬返京,时间长达三个月。即使在离京期间,他仍然处理重要政务。因为凡属重要文件,皇帝还 要特派飞骑传送到离京一千里的江陵张宅请张先生区处。”张居正乘用这样的座驾,也有其公务在身,随时需要替年轻主子料理国家大事的理由。唯其如此,这台座 驾,“行经各地,不仅地方官一律郊迎,而且当地的藩王,也打破传统出府迎送,和元辅张先生行宾主之礼。”

《玉台丛语》甚至说:“居正奉旨归丧,所经由藩、县、守、巡,迓而跪者十之五六。”

张居正是个强人,强人的缺点,在得意时常常想不到不得意时,坦然接受沿途官员跪迎跪送,以为坐在这台“巨无霸”里,为皇帝办事就等于是 皇帝了。《万历野获编》里如此说过:“江陵以天下为己任,客有谀其相业者,辄曰我非相,乃摄也。”这个“摄”字,对他来讲,倒也是事实。但从他自己嘴里说 出来,就有点狂妄了。沈德符接着说:“‘摄’字于江陵固非谬,但千古唯姬旦、新莽二人,今可三之乎?庚辰之春,决意求归,然疏语不曰‘乞休’,而曰‘拜手 稽首归政’,则上固俨然成王矣。” 清人纪昀在《四库全书题要》中,说他“振作有为之功,与威福自擅之罪,俱不能相掩”,也是这个意思。强人再强,不可能永远如日中天,公车再棒,总会有坐不 动的时刻。从江陵料理父丧回京的第五年,公元1582年,张居正病逝,享年57岁。在皇帝的授意下,一场反攻倒算,差一点点就要将他从坟墓里挖出焚尸扬 灰。

图片 4

他肯定没有预料到万历皇帝秋后算账,来得这么快,这么狠,《万历野获编》为明人撰,应该可信其真实。“今上癸未甲申间,籍故 相张江陵,其贻害楚中亦如之。江陵长子敬修,为礼部郎中者,不胜拷掠,自经死。其妇女自赵太夫人而下,始出宅门时,监搜者至,揣及亵衣脐腹以下,如金人靖 康间搜宫掖事。其婴稚皆扃钥之,悉见啖于饥犬,太惨毒矣。”

那台“巨无霸”,自是张居正许多罪状中的一条。在《万历野获编》卷九里,有一则《貂帽腰舆》的记载,我们看到因座驾之张狂躐等而倒霉 的,不光张居正一人。“嘉靖中叶,西苑撰元诸老,奉旨得内府乘马,已为殊恩。独翟石门、夏桂洲二公,自制腰舆,舁以出入。上大不怿,其后翟至削籍,夏用极 刑,则此事亦掇祸之一端也。”

读到这里,现代人会不会为此而慎之、戒之呢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金沙澳门唯一官网发布于历史人物,转载请注明出处:座驾太惹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