魂断九龙帐

2019-10-12 19:57栏目:神话传说
TAG:

贵妃娘娘跑到大街上传起了圣旨,听完圣旨的人们不禁纳闷了:为何坐拥江山的堂堂帝王,竟连一顶普通的锦帐都用不起呢?

魂断九龙帐 点击数: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

公元935年冬季的一天,闽国都城大街上突然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她的鞋不知什么时候跑丢了,赤着冻得通红的双脚,不顾一切地边跑边喊:“圣上有旨,进献九龙帐者,即刻加官进爵!”

贵妃娘娘跑到大街上传起了圣旨,听完圣旨的人们不禁纳闷了:为何坐拥江山的堂堂帝王,竟连一顶普通的锦帐都用不起呢?

很快,看热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上来了,有的说:“这女人疯得够厉害。”有的说:“看她细皮嫩肉,长得真漂亮。谁家小妾跑出来了吧?”有个地痞过去,伸手掐了她脸一把,嬉皮笑脸地说:“圣上有旨,叫你给我做老婆!”女人慌忙躲闪,地痞紧随其后,拉住女人胳膊,使劲往人群外拖。

一、街头传旨

突然,地痞的后腰被人狠狠踹了一脚,他一回头,脸上又啪、啪、啪挨了一串巴掌,打得他晕头转向,抱着头跑出了人群。打人的是京城守备吴大人,他见地痞跑了,转身跪在女人面前,恭恭敬敬地说:“娘娘,臣接驾来迟,罪该万死。臣这就派人去杀了那小子!”

公元935年冬季的一天,闽国都城大街上突然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她的鞋不知什么时候跑丢了,赤着冻得通红的双脚,不顾一切地边跑边喊:“圣上有旨,进献九龙帐者,即刻加官进爵!”

围观的人一听,吓得纷纷往后退去,但好奇心又让他们驻足周围,想把这稀奇事看个究竟。

很快,看热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上来了,有的说:“这女人疯得够厉害。”有的说:“看她细皮嫩肉,长得真漂亮。谁家小妾跑出来了吧?”有个地痞过去,伸手掐了她脸一把,嬉皮笑脸地说:“圣上有旨,叫你给我做老婆!”女人慌忙躲闪,地痞紧随其后,拉住女人胳膊,使劲往人群外拖。

这女人正是宫里出来的金娘娘,她叹了口气说:“落地的凤凰不如鸡,这次就放过他吧。”

突然,地痞的后腰被人狠狠踹了一脚,他一回头,脸上又啪、啪、啪挨了一串巴掌,打得他晕头转向,抱着头跑出了人群。打人的是京城守备吴大人,他见地痞跑了,转身跪在女人面前,恭恭敬敬地说:“娘娘,臣接驾来迟,罪该万死。臣这就派人去杀了那小子!”

这条街是官员们的必经之路,不少路过的大臣听说金娘娘在此,纷纷下马参拜。也有心眼活的,听说金娘娘已被打入冷宫,这个样子跑出来,还不知惹了什么祸。因此并不急着见礼,而是躲在人群中观望。只听吴大人问:“方才娘娘传旨,说宫中在寻找九龙帐,请问,是何等宝物?”

澳门皇冠金沙网站,围观的人一听,吓得纷纷往后退去,但好奇心又让他们驻足周围,想把这稀奇事看个究竟。

这也正是大家想问的问题,都竖起了耳朵听,金娘娘回答:“不是宝物,就是宫中日常用的锦龙帐,只不过宽大些,需得宽两丈,长六丈六尺。”

这女人正是宫里出来的金娘娘,她叹了口气说:“落地的凤凰不如鸡,这次就放过他吧。”

吴大人不解地问:“据娘娘说来,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,难道宫里的锦工不能做吗?”

这条街是官员们的必经之路,不少路过的大臣听说金娘娘在此,纷纷下马参拜。也有心眼活的,听说金娘娘已被打入冷宫,这个样子跑出来,还不知惹了什么祸。因此并不急着见礼,而是躲在人群中观望。只听吴大人问:“方才娘娘传旨,说宫中在寻找九龙帐,请问,是何等宝物?”

金贵妃听他这么一问,眼睛突然湿润了,颤抖着嘴唇说:“圣上的日子苦啊!没有人给他做。”

这也正是大家想问的问题,都竖起了耳朵听,金娘娘回答:“不是宝物,就是宫中日常用的锦龙帐,只不过宽大些,需得宽两丈,长六丈六尺。”

啊!群臣相互对望,心说金娘娘是在说疯话吧?身为堂堂一国之君,做个床帐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金娘娘见他们不信,猛地拽开袍服,露出雪白的内衣,面向大家高声喊道:“众臣接旨!”

吴大人不解地问:“据娘娘说来,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,难道宫里的锦工不能做吗?”

只见她脱下外衣,迎着寒风张开双臂,风吹开她那宽大的袍袖,展现出一幅密密麻麻的血书。前面三个大字:罪己诏。下面小字,开头写道:朕泣泪含血,罪己下诏……从头到尾,共罗列出皇帝七大罪状,其中第一条就检讨自己,不该色迷心窍,立错了皇后。

金贵妃听他这么一问,眼睛突然湿润了,颤抖着嘴唇说:“圣上的日子苦啊!没有人给他做。”

闽国皇帝王延钧一登上宝座,立马册封大儿子王继鹏为太子。按照惯例,应该是按辈分大小,由上到下顺序册封,无奈王延钧最宠这个儿子,所以万事以太子为先。接着,才册封自己的老妈为皇太后。下面,轮到册封皇后了,可是他却迟迟不下旨意。大臣们纳闷,皇帝只有一个金氏夫人,论长相,那叫国色天香;论性格,那叫温柔贤惠;论见识,那叫知书达理;封为皇后,那叫顺理成章。为什么皇帝就不下旨呢?于是一天在朝会上,大臣们启奏道:“六宫不可无主,国家不可无后,请圣上早日举行封后大典。”

啊!群臣相互对望,心说金娘娘是在说疯话吧?身为堂堂一国之君,做个床帐子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金娘娘见他们不信,猛地拽开袍服,露出雪白的内衣,面向大家高声喊道:“众臣接旨!”

王延钧听了,沉吟半晌问:“众爱卿,朕该立谁呢?”

只见她脱下外衣,迎着寒风张开双臂,风吹开她那宽大的袍袖,展现出一幅密密麻麻的血书。前面三个大字:罪己诏。下面小字,开头写道:朕泣泪含血,罪己下诏……从头到尾,共罗列出皇帝七大罪状,其中第一条就检讨自己,不该色迷心窍,立错了皇后。

大臣们都愣了,心想当然是你的夫人呀。没想到王延钧突然说:“我打算立原福建观察使陈岩之女,陈金凤为后。”

二、册立皇后

大殿里嗡的一声,大臣们开始交头接耳,相互打听陈金凤是何许人也。忽然,有人大声质问:“陈金凤是先帝的贴身侍妾,如何能做本朝皇后?”

闽国皇帝王延钧一登上宝座,立马册封大儿子王继鹏为太子。按照惯例,应该是按辈分大小,由上到下顺序册封,无奈王延钧最宠这个儿子,所以万事以太子为先。接着,才册封自己的老妈为皇太后。下面,轮到册封皇后了,可是他却迟迟不下旨意。大臣们纳闷,皇帝只有一个金氏夫人,论长相,那叫国色天香;论性格,那叫温柔贤惠;论见识,那叫知书达理;封为皇后,那叫顺理成章。为什么皇帝就不下旨呢?于是一天在朝会上,大臣们启奏道:“六宫不可无主,国家不可无后,请圣上早日举行封后大典。”

原来王延钧做太子的时候,陈金凤是他爹身边第一红人,这女人虽然长相平平,但嘴甜心蜜,特能察言观色,把他爹服侍得舒舒服服,因此深得信任。陈金凤当年十七岁,比王延钧还小,时常有意无意对王延钧暗送秋波,撩逗得他欲火难耐,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女人。不久,他爹病死,王延钧的大哥王延翰接任闽王,却只派给王延钧一个泉州刺史的职务。王延钧愤愤不平,官大官小还是另一说,关键是这一走就看不到日思夜想的陈金凤了,可是王命难违,只好忍着气火速去上任。

王延钧听了,沉吟半晌问:“众爱卿,朕该立谁呢?”

一天,他接到陈金凤的来信,说延翰终日淫乱,到处强抢美女,自己也被抓进皇宫了,请求王延钧赶快前来搭救。这次,王延钧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怒火,马上和三弟联手,带兵杀入都城,亲自处决了大哥,自立国号,当上了皇帝。

大臣们都愣了,心想当然是你的夫人呀。没想到王延钧突然说:“我打算立原福建观察使陈岩之女,陈金凤为后。”

王延钧终于圆了和陈金凤同床共忱之梦,一夜过后,王延钧才知道,原来男女之间的事是可以如此疯狂,如此销魂。从此,别的女人在他眼里就如同草木了。

大殿里嗡的一声,大臣们开始交头接耳,相互打听陈金凤是何许人也。忽然,有人大声质问:“陈金凤是先帝的贴身侍妾,如何能做本朝皇后?”

在皇帝坚持下,陈金凤被册封为皇后,金娘娘做了贵妃。这金娘娘本已遭到冷遇,现在越发靠边站了。到后来,皇帝嫌她碍手碍脚,干脆把她打入了冷宫。

原来王延钧做太子的时候,陈金凤是他爹身边第一红人,这女人虽然长相平平,但嘴甜心蜜,特能察言观色,把他爹服侍得舒舒服服,因此深得信任。陈金凤当年十七岁,比王延钧还小,时常有意无意对王延钧暗送秋波,撩逗得他欲火难耐,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女人。不久,他爹病死,王延钧的大哥王延翰接任闽王,却只派给王延钧一个泉州刺史的职务。王延钧愤愤不平,官大官小还是另一说,关键是这一走就看不到日思夜想的陈金凤了,可是王命难违,只好忍着气火速去上任。

陈金凤没了障碍,更加肆无忌惮地和皇上荒淫放纵,日日饮宴,夜夜欢歌,耗尽民脂民膏,建起奢华宫殿,每到晚上,便点燃几百支金龙烛,照得大殿如同白昼。殿中不摆桌子,几百道菜,全由光着身子的宫女用手端着,皇帝看哪个好看,就点手叫过来品尝。两人喝到半醉不醉,便脱光衣服上床,他们的特制御床六丈六尺长,两丈余宽,陈金凤让撤去床帐,两人交欢时,必须围满宫女观看,边看边唱,声音越大,陈金凤情绪越高,随即做出各种淫荡的姿势来勾引皇帝。王延钧觉得这样太有趣,太刺激了,于是下令拆除宫中所有帐子,床铺上都不许挂幔帐。

一天,他接到陈金凤的来信,说延翰终日淫乱,到处强抢美女,自己也被抓进皇宫了,请求王延钧赶快前来搭救。这次,王延钧再也按捺不住心头怒火,马上和三弟联手,带兵杀入都城,亲自处决了大哥,自立国号,当上了皇帝。

如此荒淫,王延钧就算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住,他只有靠吃壮阳药来满足陈金凤那无尽的淫欲,慢慢地,春药越吃越上瘾,剂量越来越大。两个月后,王延钧在寻欢时突然昏厥,醒来后,下肢不能动弹了,他瘫痪了。

王延钧终于圆了和陈金凤同床共忱之梦,一夜过后,王延钧才知道,原来男女之间的事是可以如此疯狂,如此销魂。从此,别的女人在他眼里就如同草木了。

皇帝不能上朝理事,一切政务都交给太子处理。外事虽然安排妥当,宫里却乱了套,陈金凤是不能没有男人的,很快就和王延钧的男宠归守明勾搭成奸。这一对奸夫淫妇,竟敢当着皇帝的面,在他的龙床上交欢淫乱。王延钧气得直吐血,忍不住破口大骂,可他越骂,陈金凤越来情绪。王延钧没办法,只好服软,好言好语地求他们给自己留点脸面,用九龙帐把大床遮住,别太丢人现眼了。可陈金凤根本不听,后宫已经完全变成了她的天下,没人把皇帝的话当回事。王延钧整天瞪着眼戴绿帽,心中的苦闷没处诉说,他把唯一的希望,寄托在宝贝儿子身上,时时刻刻盼望着太子来给他做主。心想等我儿子来了,非千刀万剐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可。

在皇帝坚持下,陈金凤被册封为皇后,金娘娘做了贵妃。这金娘娘本已遭到冷遇,现在越发靠边站了。到后来,皇帝嫌她碍手碍脚,干脆把她打入了冷宫。

终于有一天,太子来了,王延钧一见面就向他诉苦,让他赶紧把陈金凤杀了。没想到太子听完,无所谓地说:“父皇,您都病成这样,就别较真了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对大家都有好处。今天我来,是向您讨一个人,您能不能把李妃赏赐给孩儿?”李妃是仅次于陈金凤,在宫里第二受宠的贵妃。王延钧听他这么说,气得差点昏过去。太子也不管爹愿不愿意,拉上李妃的手,两人嘻嘻哈哈地走了。其实在陈金凤的撮合下,他们早就有过鱼水之欢了。

三、乐极生悲

王延钧彻底绝望了,与其这样窝囊地活着,不如一死了之。想到这儿,他解下腰带,使劲把一头扔过房梁,结结实实地做了个活结,慢慢把头伸了过去。就在这时,有人大声喊道:“圣上不可轻生,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!”王延钧扭头一看,原来是金娘娘。没想到这个时候,只有她来安慰自己。王延钧羞愧地拉着绳套说:“朕这是自作自受,还是快点死了干净。”

陈金凤没了障碍,更加肆无忌惮地和皇上荒淫放纵,日日饮宴,夜夜欢歌,耗尽民脂民膏,建起奢华宫殿,每到晚上,便点燃几百支金龙烛,照得大殿如同白昼。殿中不摆桌子,几百道菜,全由光着身子的宫女用手端着,皇帝看哪个好看,就点手叫过来品尝。两人喝到半醉不醉,便脱光衣服上床,他们的特制御床六丈六尺长,两丈余宽,陈金凤让撤去床帐,两人交欢时,必须围满宫女观看,边看边唱,声音越大,陈金凤情绪越高,随即做出各种淫荡的姿势来勾引皇帝。王延钧觉得这样太有趣,太刺激了,于是下令拆除宫中所有帐子,床铺上都不许挂幔帐。

金娘娘扑过来抱住他说:“陛下不要着急,现在大臣们还不知道宫中内情,臣妾去下诏,号令忠心的大臣起来清君侧,除淫贼。”

如此荒淫,王延钧就算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住,他只有靠吃壮阳药来满足陈金凤那无尽的淫欲,慢慢地,春药越吃越上瘾,剂量越来越大。两个月后,王延钧在寻欢时突然昏厥,醒来后,下肢不能动弹了,他瘫痪了。

王延钧一听这话有理,心里又生出了希望。他哆哆嗦嗦地把手指放进嘴里,使劲咬出了血,让金娘娘蘸着他的血,写下了这篇长长的罪己诏。

皇帝不能上朝理事,一切政务都交给太子处理。外事虽然安排妥当,宫里却乱了套,陈金凤是不能没有男人的,很快就和王延钧的男宠归守明勾搭成奸。这一对奸夫淫妇,竟敢当着皇帝的面,在他的龙床上交欢淫乱。王延钧气得直吐血,忍不住破口大骂,可他越骂,陈金凤越来情绪。王延钧没办法,只好服软,好言好语地求他们给自己留点脸面,用九龙帐把大床遮住,别太丢人现眼了。可陈金凤根本不听,后宫已经完全变成了她的天下,没人把皇帝的话当回事。王延钧整天瞪着眼戴绿帽,心中的苦闷没处诉说,他把唯一的希望,寄托在宝贝儿子身上,时时刻刻盼望着太子来给他做主。心想等我儿子来了,非千刀万剐了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可。

大臣们看罢诏书,顿时群情激奋,热血沸腾了。想不到朗朗乾坤之下,煌煌殿堂之中,竟有如此不堪的事。俗话说,君辱臣死。虽然皇帝做了很多错事,但他毕竟悔过了,皇帝受辱便是国家受辱,他们怎能坐视不管!经过一番商量,大家立刻分头行动起来。

终于有一天,太子来了,王延钧一见面就向他诉苦,让他赶紧把陈金凤杀了。没想到太子听完,无所谓地说:“父皇,您都病成这样,就别较真了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对大家都有好处。今天我来,是向您讨一个人,您能不能把李妃赏赐给孩儿?”李妃是仅次于陈金凤,在宫里第二受宠的贵妃。王延钧听他这么说,气得差点昏过去。太子也不管爹愿不愿意,拉上李妃的手,两人嘻嘻哈哈地走了。其实在陈金凤的撮合下,他们早就有过鱼水之欢了。

很快,由官员、家丁和少数军队组建起一支几千人的部队,他们拥戴二皇子为首领,手中托着九龙帐,嘴里喊着“诛杀淫妇,铲除国贼”的口号,向皇宫拥去。守门的卫士一见,吓得扔下兵器就跑,部队进入皇宫,分成了几股,去寻找陈金凤和她的奸夫。不知谁喊了声:“奸夫淫妇在御床上!”

王延钧彻底绝望了,与其这样窝囊地活着,不如一死了之。想到这儿,他解下腰带,使劲把一头扔过房梁,结结实实地做了个活结,慢慢把头伸了过去。就在这时,有人大声喊道:“圣上不可轻生,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!”王延钧扭头一看,原来是金娘娘。没想到这个时候,只有她来安慰自己。王延钧羞愧地拉着绳套说:“朕这是自作自受,还是快点死了干净。”

二皇子立刻带人奔进后宫大殿,果然,在巨大的御床中间,摊着一张大锦被,被子下有人在瑟瑟发抖。二皇子一挥手,转过脸说:“我不想看到他们的丑态,用龙帐遮住,捅死算了。”

金娘娘扑过来抱住他说:“陛下不要着急,现在大臣们还不知道宫中内情,臣妾去下诏,号令忠心的大臣起来清君侧,除淫贼。”

旁边的人哗啦一下抖开九龙帐,往锦被罩下去,又有几名士兵提起长槊,对着龙帐猛戳了一阵,估计里面的人已经死透了。就在这时,四下里传来阵阵呐喊:“捉拿叛党,一个不留!”

王延钧一听这话有理,心里又生出了希望。他哆哆嗦嗦地把手指放进嘴里,使劲咬出了血,让金娘娘蘸着他的血,写下了这篇长长的罪己诏。

二皇子忙带着人跑出去,还没弄清怎么回事,就被乱箭射中前胸,摇摇晃晃地倒下了。四周冲出无数皇宫卫士,把二皇子的人围在核心,开始了残忍的屠杀。

四、群情激奋

大殿里的人都走光了,陈金凤却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御床边,她毫发无损,得意洋洋,对着九龙帐看来看去,像是在欣赏战利品。这一切,都是她预先安排的阴谋,被子里不是别人,而是被捆绑着的王延钧和金娘娘。

大臣们看罢诏书,顿时群情激奋,热血沸腾了。想不到朗朗乾坤之下,煌煌殿堂之中,竟有如此不堪的事。俗话说,君辱臣死。虽然皇帝做了很多错事,但他毕竟悔过了,皇帝受辱便是国家受辱,他们怎能坐视不管!经过一番商量,大家立刻分头行动起来。

忽然,陈金凤听到九龙帐下传来了痛苦的呻吟,她伸手掀起帐子,不觉一激灵向后退去,只见王延钧浑身是伤,像个血葫芦一样躺在那儿,大睁着眼珠盯着自己。陈金凤看清楚,虽然绑着他的绳子已经被士兵戳断了,但此时的皇帝,根本没有丝毫反抗能力。她大着胆子靠近前说:“你爹杀我全家,我让你不得好死!阎罗殿上,不要告我的黑状,怨就怨自己投错了胎吧!”

很快,由官员、家丁和少数军队组建起一支几千人的部队,他们拥戴二皇子为首领,手中托着九龙帐,嘴里喊着“诛杀淫妇,铲除国贼”的口号,向皇宫拥去。守门的卫士一见,吓得扔下兵器就跑,部队进入皇宫,分成了几股,去寻找陈金凤和她的奸夫。不知谁喊了声:“奸夫淫妇在御床上!”

陈金凤的爹原是福州观察使陈岩,陈岩病死的时候,陈金凤还没有出生,舅舅接替了观察使的位置,对身怀有孕的姐姐格外照顾。没想到好景不长,王审知突然带兵谋反,夺取了福建的统治权。他下令杀死陈家所有男人,女人罚为奴仆和娼妓。陈金凤的母亲被送到妓院,不久便生下了她,因为受不了非人的待遇,上吊自杀了,留给陈金凤唯一的东西,就是一封写着她身世的血书。

二皇子立刻带人奔进后宫大殿,果然,在巨大的御床中间,摊着一张大锦被,被子下有人在瑟瑟发抖。二皇子一挥手,转过脸说:“我不想看到他们的丑态,用龙帐遮住,捅死算了。”

陈金凤在妓院里长大,饱尝冷暖,历尽艰辛,从而学会了察言观色,揣摩人心,也练就了一套无人能敌的床上功夫。在这种环境下长大,她的心理只能是阴暗和扭曲的。当她发现经常来妓院享乐的大官,就是杀害自己全家的王审知时,便暗暗发誓,要让王家世世代代不得好死。于是她想尽办法靠近王审知,先用床上功夫征服他,让他把自己从妓院赎出,成了他身边的侍妾。接着,她就一步步开始了报仇计划,神不知鬼不觉地用慢性毒药害死王审知,又让王延钧杀死了自己的亲哥哥。接着把王延钧变成了瘫痪,还不过瘾,又故意当他面和别人淫乱,让王延钧痛不欲生。她本打算勾引太子杀死王延钧,可太子却迟迟不肯对亲爹下手,于是她又想出一个歹毒的计策,故意从冷宫里放出金娘娘,让她去传圣旨,挑动大臣拥立二皇子造反。她却暗中把消息告诉太子,说二皇子要带人杀君王,抢皇位,让太子布置好伏兵。她派人造谣说自己和归守明在御床上,二皇子不明就里,带人杀死了自己的爹。接着,他们中了埋伏,被太子的部队全歼在皇宫里了。

旁边的人哗啦一下抖开九龙帐,往锦被罩下去,又有几名士兵提起长槊,对着龙帐猛戳了一阵,估计里面的人已经死透了。就在这时,四下里传来阵阵呐喊:“捉拿叛党,一个不留!”

陈金凤说完看着王延钧,想知道他是什么表情,但他已经被重伤折磨得无法思考,全身抽搐着,他恳求陈金凤:“看在夫妻一场,给,给我个痛快吧……”

二皇子忙带着人跑出去,还没弄清怎么回事,就被乱箭射中前胸,摇摇晃晃地倒下了。四周冲出无数皇宫卫士,把二皇子的人围在核心,开始了残忍的屠杀。

陈金凤听他哀求,忽然有了亲自杀死他的欲望,到架上拔出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,探身看着王延钧,打算找个能一刀了结他性命的要害处下手。突然,王延钧身下猛地蹿起一个人,撩起九龙帐蒙住了陈金凤的头,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宝刀,刺进了她的心脏。陈金凤疼得抓住帐子角,九龙帐从她头上滑下来,看到了面前的金娘娘。

大殿里的人都走光了,陈金凤却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御床边,她毫发无损,得意洋洋,对着九龙帐看来看去,像是在欣赏战利品。这一切,都是她预先安排的阴谋,被子里不是别人,而是被捆绑着的王延钧和金娘娘。

当士兵用槊刺杀他们时,王延钧拼死挡在上面,任凭自己被戳成了血窟窿也一动没动,因此金娘娘只受了些轻伤。开始她被吓昏了,直到陈金凤揭起九龙帐,她才苏醒过来,于是伏在下面没动,终于等到了机会。

忽然,陈金凤听到九龙帐下传来了痛苦的呻吟,她伸手掀起帐子,不觉一激灵向后退去,只见王延钧浑身是伤,像个血葫芦一样躺在那儿,大睁着眼珠盯着自己。陈金凤看清楚,虽然绑着他的绳子已经被士兵戳断了,但此时的皇帝,根本没有丝毫反抗能力。她大着胆子靠近前说:“你爹杀我全家,我让你不得好死!阎罗殿上,不要告我的黑状,怨就怨自己投错了胎吧!”

陈金凤死了,金娘娘抱着皇帝,慌乱地用手堵着他胸前不断涌出的鲜血。王延钧看着她,轻轻地问:“朕还算个男人吧?”

陈金凤的爹原是福州观察使陈岩,陈岩病死的时候,陈金凤还没有出生,舅舅接替了观察使的位置,对身怀有孕的姐姐格外照顾。没想到好景不长,王审知突然带兵谋反,夺取了福建的统治权。他下令杀死陈家所有男人,女人罚为奴仆和娼妓。陈金凤的母亲被送到妓院,不久便生下了她,因为受不了非人的待遇,上吊自杀了,留给陈金凤唯一的东西,就是一封写着她身世的血书。

金娘娘哭着说:“当然算,圣上是天下第一伟丈夫。”

五、帐底鸳鸯

王延钧笑了,喘息着说:“朕走了,你好好看家。告诉子孙,九龙帐,不可丢……”

陈金凤在妓院里长大,饱尝冷暖,历尽艰辛,从而学会了察言观色,揣摩人心,也练就了一套无人能敌的床上功夫。在这种环境下长大,她的心理只能是阴暗和扭曲的。当她发现经常来妓院享乐的大官,就是杀害自己全家的王审知时,便暗暗发誓,要让王家世世代代不得好死。于是她想尽办法靠近王审知,先用床上功夫征服他,让他把自己从妓院赎出,成了他身边的侍妾。接着,她就一步步开始了报仇计划,神不知鬼不觉地用慢性毒药害死王审知,又让王延钧杀死了自己的亲哥哥。接着把王延钧变成了瘫痪,还不过瘾,又故意当他面和别人淫乱,让王延钧痛不欲生。她本打算勾引太子杀死王延钧,可太子却迟迟不肯对亲爹下手,于是她又想出一个歹毒的计策,故意从冷宫里放出金娘娘,让她去传圣旨,挑动大臣拥立二皇子造反。她却暗中把消息告诉太子,说二皇子要带人杀君王,抢皇位,让太子布置好伏兵。她派人造谣说自己和归守明在御床上,二皇子不明就里,带人杀死了自己的爹。接着,他们中了埋伏,被太子的部队全歼在皇宫里了。

陈金凤说完看着王延钧,想知道他是什么表情,但他已经被重伤折磨得无法思考,全身抽搐着,他恳求陈金凤:“看在夫妻一场,给,给我个痛快吧……”

陈金凤听他哀求,忽然有了亲自杀死他的欲望,到架上拔出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,探身看着王延钧,打算找个能一刀了结他性命的要害处下手。突然,王延钧身下猛地蹿起一个人,撩起九龙帐蒙住了陈金凤的头,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宝刀,刺进了她的心脏。陈金凤疼得抓住帐子角,九龙帐从她头上滑下来,看到了面前的金娘娘。

当士兵用槊刺杀他们时,王延钧拼死挡在上面,任凭自己被戳成了血窟窿也一动没动,因此金娘娘只受了些轻伤。开始她被吓昏了,直到陈金凤揭起九龙帐,她才苏醒过来,于是伏在下面没动,终于等到了机会。

陈金凤死了,金娘娘抱着皇帝,慌乱地用手堵着他胸前不断涌出的鲜血。王延钧看着她,轻轻地问:“朕还算个男人吧?”

金娘娘哭着说:“当然算,圣上是天下第一伟丈夫。”

王延钧笑了,喘息着说:“朕走了,你好好看家。告诉子孙,九龙帐,不可丢……”

版权声明:本文由金沙澳门唯一官网发布于神话传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魂断九龙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