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兰性德最精彩的边塞词,读纳兰性德

2019-11-04 10:35栏目:中国历史
TAG:

词于元、明衰落,至清中兴,阳羡陈维崧、浙西朱彝尊并峙,能与之角力者,唯纳兰性德。王国维评他“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”,信有以也。 纳兰词多悼亡之作,情伤语痴,乃至血泪交溢,“凄婉处,令人不能卒读”。然我偏爱他的边塞行吟,之所以偏爱,一因其气象壮阔、苍凉清怨。王国维说“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,以自然之舌言情”,并举其“塞上之作,如《长相思》之‘夜深千帐灯’、《如梦令》之‘万帐穹庐人醉,星影摇摇欲坠’”与“明月照积雪”“长河落日圆”等对比,而赞之曰“此种境界,可谓千古壮观。”再如其写阴山:“见青峰几簇,去天才尺,黄沙一片,匝地无埃。碎叶城荒,拂云堆远,雕外寒烟惨不开。”非目击岂能着笔。 二因纳兰贵为权相之子,又深得康熙隆遇,他之出塞是作为扈从随天子出巡,然其词中无一句骄贵语。他并不以扈从为荣,而以征旅为苦,曾道“不恨天涯行役苦,只恨西风、吹梦成今古。”而此首《出塞》更是直抒胸臆:“今古河山无定据”,这哪里是新朝贵胄者的语言?接着是“满目荒凉谁可语?西风吹老丹枫树”,这又是何种情怀?下片则是两层问答:“幽怨从前何处诉?铁马金戈、青冢黄昏路。一往情深深几许?深山夕照深秋雨。”言及的是无数次的战争和独向黄昏的昭君墓,无穷幽怨,无穷感慨。 这实在是难能可贵的。这不仅是诗品,而是人品。历代贵介公子中有几个厌弃仕宦生涯,敢于说出“行人莫话前朝事”、“休寻折戟话当年,只洒悲秋泪。”,而能直面那“寒月悲笳”的边塞的呢?

作为清代最有名气的词人之一,纳兰性德几乎以一己之力,将清代的诗词文学提升了一个档次。本来诗词的发展,到了清朝的时候已经逐渐没落,毕竟唐诗宋词已经发展到了极致,留给后世可以拓展的空间太少太小。

图片 1

但是纳兰性德却能够用自己的才华,将离愁别恨的悼亡词作写到了极致,蕴含在其中的真情实意更是提升了诗词表达的审美品格。即便是不多见的边塞诗词,却也能够用自身的柔软和边塞的悲壮完美交融,成就一首首精美的诗词名篇。

图片 2

今古河山无定据。画角声中,牧马频来去。满目荒凉谁可语?西风吹老丹枫树。

从前幽怨应无数。铁马金戈,青冢黄昏路。一往情深深几许?深山夕照深秋雨。

这就是纳兰性德的《蝶恋花·出塞》,题目当中就能够看得出这是一首写边塞的诗词,其中还蕴含着昭君出塞的历史故事。但是仔细品读其中的风格,难免感受到悲凉之感。纳兰性德突破了一般边塞诗词对于征夫之愁、对于战争残酷的描绘,把主要的精力放到了边塞壮美风光的描写。

图片 3

“今古河山无定据”,开篇就是纳兰性德的议论,从古至今江山兴亡都没有什么定数。更何况此时的词人来到边塞,听到“画角声中”,看到“牧马频来去”,眼前这一片的荒凉更让诗人的内心充满感慨。“满目荒凉谁可语”,这样的感慨又能向谁来诉说呢?“西风吹老丹枫树”,萧瑟秋风吹拂的金戈铁马之地。只有这古老的枫树历经风雨,见证了多少个朝代的兴亡。

图片 4

既然此情此景如此悲凉,想到“从前幽怨应无数”,发生在这一片土地上的事情定然可歌可泣,定然有无数的“幽怨”。“铁马金戈,青冢黄昏路”,这里曾经有过金戈铁马的混战场面,也曾经是王昭君出塞求和所走过的路。

图片 5

“一往情深深几许?深山夕照深秋雨”,想起往事,不免有几多深情。一往情深,究竟有多深呢?只看到今天深山之中绵绵秋雨。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下,生出无限的哀愁。

纳兰性德的整体诗词风格偏向于婉约,诗词当中对于离愁别恨主题的表达也最多。难能可贵的是,诗人把这种情感风格融入到边塞诗词的创作之中,结合昭君出塞的历史典故,使得这首边塞主题的诗词呈现出不一样的风格特征。

图片 6

古代的边塞诗词,大多描绘有一种悲壮的基调。写征夫思乡之愁,写战争场面的残酷,写边塞风光的壮观。但是到了纳兰性德的手里。这一切的主题都发生了变化。他把独有的凄婉色调的人生体验和边塞壮丽的风光融合到一起,体现出不一样的诗词风格交融的韵味。今天的我们读来,依然感受到其中的美感。

本文图片全部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感谢图片原作者对本文的贡献,如有侵权,请联系作者删除

版权声明:本文由金沙澳门唯一官网发布于中国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纳兰性德最精彩的边塞词,读纳兰性德